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正文
未來幾年我國煤炭市場走勢如何?影響市場走勢因素有哪些?

發布時間: 2019年06月14日 來源:中國煤炭報


       從近幾年我國煤炭市場運行情況來看,供需關系是影響煤炭市場走勢的關鍵因素。供需關系主要是由國內煤炭產量、煤炭進出口量、煤炭需求量等構成,影響煤炭產量的有煤炭產業集中度和生產集中度、煤炭調控政策、安全生產、環境保護及淘汰落后產能等因素。

       本文通過對以上若干因素的分析認為,未來幾年我國煤炭市場將保持基本平穩走勢。

 

2000年以來煤炭價格走勢回顧

 

       價格是反應煤炭市場的顯著特征之一。以秦皇島5500大卡動力煤平倉價為例,可將2000年以來煤炭價格走勢劃分為7個階段,依次是合理回升、繼續回升、高位振蕩、上升、大幅下跌、回升、波動走穩。

       從數據變化情況可以看出,近20年來,煤炭價格大部分時間處于大幅波動中,比較平穩的時間不多,主要是2001年1月至2004年10月和2004年11月至2007年11月。這是因為我國加入世貿組織后經濟開始新一輪增長,能源需求增加,帶動煤價合理回升,經歷短期上漲后繼續緩慢上升。

       2007年11月之后,煤價進入劇烈振蕩期。受多方面因素影響,煤價急速上漲,2008年7月21日達到歷史高點每噸965元。隨后,受美國次貸危機影響,我國煤價大幅下跌。為了減輕美國次貸危機對國內經濟的影響,國家實施了大規模刺激經濟的措施,煤炭需求旺盛,煤價振蕩走穩后開始了長達2年的上升期。到了投資刺激末期,煤炭需求增速顯著放緩,煤炭市場嚴重過剩,從2011年底開始煤價長時間大跌,持續到2015年底,降到每噸365元,只有2008年高點的37.8%。

       在產能嚴重過剩、全行業虧損甚至部分大型煤企現金流即將斷裂的危急關頭,國家有關部門出臺了煤炭產業去產能相關調控政策,加上煤炭消費量見底,這才穩住了煤價下滑的勢頭。2016年初,煤價開始了新一輪恢復性上漲,10月達到每噸700元。為了促進煤價合理回歸,國家有關部門引導先進產能釋放,2017年6月煤價回落到每噸560元,進入波動走穩期。從2017年6月至2019年3月底,煤價長時間保持在每噸600元左右,煤炭市場呈現波動中走穩的態勢。

 

影響市場走勢的因素分析

 

        一、煤炭供給

       我國煤炭產能從數字上看很大。國家公告的煤礦生產能力,是經煤礦管理部門核準或核定的法定生產能力。為了安全生產,煤礦全年原煤產量不能超過這個能力。截至2018年底,國家公告生產煤礦3373處、年產能35.3億噸;公告在建煤礦1010處、年產能10.3億噸(其中進入聯合試運轉的煤礦年產能3.7億噸),這些均是手續齊全的合法煤礦。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公布的資料顯示,2018年底,全國煤礦數量減少到5800處左右,平均年產能提高到92萬噸。根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相關數據,全國煤礦年產能53.4億噸,減去公告的合法生產和在建煤礦,推測手續不全煤礦年產能7.8億噸。

       部分省(自治區、直轄市)產能利用率低。資源條件明顯影響產能利用率,有的煤礦因資源枯竭、開采條件變差長期不能達產,核定能力又沒有及時下調;有的煤礦達不到安全生產、環保要求,經常處于整改或半停產狀態;有的煤礦為了逃避關閉政策,存在產能虛報。以上諸多因素,使得一些煤礦年產量比公告年產能小,這種情況在我國東部、中部和西南地區比較突出。例如,東部地區的北京、河北、遼寧、吉林、黑龍江、江蘇、福建、山東,2018年公告的生產煤礦年產能3.83億噸,當年煤炭產量約3.07億噸,產能利用率為80.2%;中部地區的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2018年公告的生產煤礦年產能3.05億噸,當年煤炭產量2.52億噸,產能利用率為82.6%;西南地區的四川、重慶,2018年公告的生產煤礦年產能0.78億噸,當年煤炭產量0.48億噸,產能利用率為61.5%。若扣除試生產煤礦產量和在建煤礦工程煤,上述地區產能利用率更低。在市場比較旺盛的情況下,產能利用率低,說明這些地區煤礦的有效產能遠低于公告產能。

       部分省(自治區、直轄市)產能受到制約。現實中,有的煤礦受煤炭市場、運輸、用地等制約,產能不能有效發揮。在建煤礦主要分布在山西、內蒙古、陜西、甘肅、寧夏、新疆等地,除少數因資源或市場等條件變化長期處于停建狀態的煤礦外,大部分煤礦將在未來幾年陸續投產,煤炭供給充足程度會有一定提高。即便大部分在建煤礦投產,其有效產能也要打折扣。例如,山西生產和在建煤礦總規模約14億噸,考慮可持續發展和礦區生態環境承載力等因素,擬將產量控制在10億噸以內。此外,部分整合煤礦有效產能不足,原因是有的煤礦資源枯竭,有的煤礦成本高等。內蒙古生產和在建煤礦總規模超過13億噸,為合理控制開發強度進行科學開采,產量會低于此數。新疆生產和在建煤礦總規模超過3億噸,但內部市場有限和外運缺乏競爭力,產量明顯低于能力。因此,在建煤礦逐步投產后,未來幾年我國煤礦產能有一定增長,但有效產能要遠低于總規模。

       進出口量基本保持穩定。與澳大利亞、印尼等主要煤炭出口國相比,我國煤礦以井工開采為主,這就導致生產成本偏高,加上過高的物流成本,進口煤在我國東南沿海地區有較大競爭優勢。國際能源署(IEA)認為,未來幾年印尼煤炭出口量會下滑,澳大利亞、美國煤炭出口量基本保持穩定,俄羅斯煤炭出口量會增加。印度和東南亞煤炭需求增加,需要加大進口量,在一定程度上將降低澳大利亞、印尼煤炭對我國市場的壓力。我國優質煉焦煤需求量大,每年需要進口6000萬噸左右;印尼廉價的低熱值動力煤、澳大利亞高熱值動力煤在東南沿海有一定市場。此外,我國煤炭出口量變化不大。未來幾年我國煤炭凈進口量可能保持在2億噸至3億噸。

       二、煤炭需求

       全球煤炭需求基本保持穩定。國際能源署(IEA)2014年預測2040年前全球煤炭需求長期保持緩慢增長,2018年預測未來5年需求將保持穩定。美國能源信息署(EIA)2017年預測2040年前全球煤炭需求先升后降。《BP世界能源展望2019年版》漸進轉型情景預測2040年全球煤炭消費量與2017年基本持平。上述預測結果雖不盡相同,但具有共同特征:2040年前全球煤炭需求變化不大,將在80億噸左右小幅波動。

       我國煤炭需求進入峰值平臺期。參考華北電力大學電煤預測、中國鋼鐵協會生鐵產量預測、中國建材協會建材產量預測和中國煤炭加工利用協會煤化工產品產量預測,充分考慮技術進步、單位產品耗煤量下降等因素,結合相關部委、專業機構等預測結果,筆者認為,一般情況下,2025年前我國煤炭消費處于峰值平臺期,維持在40億噸上下,之后開始緩慢下降。

       三、產業集中度和生產集中度

       產業集中度穩步提高。我國煤炭產業集中度上升趨勢非常明顯,2001年產量最大的四家企業(同煤、山西焦煤、兗礦、神華)煤炭產量共計1.1億噸,占全國的8.1%。之后集中度長期保持上升趨勢,持續到2013年。由于煤炭市場過于疲軟,國家提倡限產后大型煤炭企業產量下降,2014年、2015年集中度連續走低。2016年初,國家采取去產能、控產量、治理違規和超能力生產措施后,加上需求回升拉動煤炭市場開始好轉,2018年前四家(國家能源投資集團、中煤、陜煤、山東能源)產量比重上升到27.4%,是2001年的3.4倍。

       產業集中度提高對形成理性煤炭市場有利。2016年6月,國資委召開中央企業化解鋼鐵煤炭過剩產能工作會議,提出專業鋼鐵煤炭企業做強做優做大,其他涉煤中央企業原則上退出煤炭行業。之后,保利能源公司煤炭相關資產劃轉中煤集團,國家電投、華潤集團、中國電建、中鐵工煤炭資產移交國源煤炭資產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12月,國家發改委等12部委聯合發布《關于推進煤炭企業兼并重組轉型升級的意見》,意味著推進兼并重組將成為未來幾年煤炭行業供給側改革的重點之一。提高產業集中度有利于促進煤炭市場平穩。從國家政策引導來看,我國煤炭產業集中度還會繼續提高,這有利于煤炭市場逐步向有序、良性競爭格局發展。

       生產向晉陜內蒙古集中,煤炭供給調節能力增強。2018年內蒙古產量9.8億噸,占全國總產量的26.6%,山西8.9億噸,占全國24.2%,這兩地煤炭產量占全國50.2%,加上陜西6.2億噸,共占全國67.7%。2000年以來晉陜內蒙古與全國煤炭生產趨勢一致性非常明顯,均經歷快速上升到下降到回升的過程,但與其他省(自治區、直轄市)相比,上升期漲幅更大、下降期跌幅小一些。晉陜內蒙古煤炭產量占全國的比重一直在提升,對煤炭市場供給具有較強調節能力。未來煤炭生產將繼續加速向晉陜內蒙古集中,有利于形成一個相對穩定的煤炭市場。

       四、調控政策

       對煤炭市場進行調控是必要的。當煤炭市場自我調節失靈時,為保障能源安全,政府運用有形之手進行調節是必要的。  

       一系列調控政策效果顯著。最近一輪煤市下行始于2011年下半年,至2015年底全行業虧損,2016年2月《國務院關于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國發〔2016〕7號)出臺,對控產量、去產能提出明確要求并嚴格執行,及時改變了供求嚴重失衡的局面,煤價迅速合理回歸。為了緩解煤價過快上漲的勢頭,2016年8月,國家發改委制定《關于穩定煤炭供應、抑制煤價過快上漲工作預案(討論稿)》,加快先進產能釋放,煤炭價格開始回落。2017年初,為促進煤炭上下游行業平穩運行和持續健康發展,國家發改委等四部門聯合簽署《關于平抑煤炭市場價格異常波動的備忘錄》,劃定煤價綠色區間。為推動長協,相關部門先后下發了一系列文件,“煤炭中長期合同”制度和“基礎價+浮動價”定價機制得到落實,至2019年3月底,長期合同平均價格一直運行在綠色區間。現有煤炭市場調控政策已基本形成體系,保障全國煤炭市場平穩運行的能力越來越強。

       五、安全生產

       較澳大利亞、美國安全生產水平仍有較大差距。我國煤礦安全生產水平顯著提高,2018年百萬噸死亡率為0.09,但與采煤發達國家澳大利亞0.01、美國0.04的數據相比仍有較大差距。盡管有資源賦存條件的原因,但我國煤炭行業距離“安全零死亡、追求零傷害”和由高危行業轉向安全行業的目標還有很大距離。當前,一些地區和企業沒有正確認識到經濟發展和安全生產的關系,安全發展意識不強,煤炭形勢好轉后落后產能淘汰態度不夠堅決,重大災害治理不到位、技術裝備水平整體不高、從業人員素質比較低等,這些與煤炭行業高質量發展不相適應。

       安全生產成為一些煤礦的緊箍咒。截至2018年底,我國一級、二級安全標準化煤礦數量不到煤礦總數的50%。國家明確加大對一級、二級標準化煤礦支持,規定在全國性或區域性調整、實施減量化生產措施時一級標準化煤礦原則上不納入減量化生產范圍,在地方政府因其他煤礦發生事故采取區域政策性停產措施時一級、二級標準化煤礦原則上不納入停產范圍,各級煤礦安全監管監察部門適當減少檢查頻次。相應地,三級及未達標煤礦的生產可能接受更高頻次檢查,也可能受到其他煤礦事故影響導致停產,安全保障程度低的煤礦生產將受到一定影響。

       六、環境保護

       當前,國家對環境保護的重視程度前所未有,環境保護對煤炭行業影響深遠。環境保護區范圍擴大,一些煤礦面臨退出。環保要求日益嚴格,需要煤炭企業在煤礦項目開采方案設計、技術工藝選擇上必須考慮到煤炭開采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煤炭企業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和資金,將生產對生態環境的擾動降到最低。由于環境保護要求提高,過去部分煤礦粗放式開采方式受到制約,需要根據實際情況重新調整生產安排,降低開采強度。環保檢查也會對部分環保重視不夠煤礦的生產帶來一定影響。

       七、淘汰落后產能

      淘汰落后煤炭產能工作不會停步。隨著社會進步和技術水平的提高,關于煤炭落后產能的定義會不斷完善。繼續推進煤炭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努力實現行業高質量發展,需要將前一階段淘汰小型煤礦為主向大中型煤礦為主轉變,比如將自然災害嚴重、資源趨于枯竭、扭虧無望、采深超千米安全沒有保障的煤礦納入淘汰范圍。未來幾年,我國煤炭行業將從總量性去產能轉向結構性去產能。

 

煤炭市場走勢判斷

 

       未來幾年,煤炭供給充足程度提高但并不寬松,煤炭需求保持高位將對煤炭市場形成有力支撐,煤炭產業集中度和生產集中度提高,特別是生產向晉陜內蒙古等資源富集區集中,會顯著增強煤炭供給調節能力。此外,安全生產、環境保護、淘汰落后產能等都會對一些非優質產能的發揮形成一定制約,調控政策可對煤炭市場進行靈活調節,促進煤炭市場基本穩定。

       綜上,筆者認為未來幾年國內煤炭供需關系總體上基本平衡,煤炭市場運行將保持基本平穩走勢。

       (作者來自國家能源技術經濟研究院,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剑网3指尖江湖是手游吗